莱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十月田的路上遇见周朗朗

发布时间:2019-11-24 03:39:24 编辑:笔名

  十月田的路上遇见周朗朗

  别人有别人的故事,而他们还需前行 陌生人很妙,很合她胃口。 去十月田的路上那个陌生人一直在盯着周朗朗。目光有点凶,她匆匆回视后躲开。十月田在岛西,是个有着美好名字但贫穷的小镇。沿途蜿蜒着葱郁的绿色和暗红的土壤。她在想男友是怎么想到要舍弃繁华都市来这里做一名教师的。到十月田已经是晚上,见到男友后,她终于敢抬起头狠狠地白了一直盯着她的陌生人一眼。有熟人在,怂胆才能壮得起来。 在教职工宿舍楼前,她远远就发现那个女生在观望她。男友拎着她的包从女生身边擦过,周朗朗没有落下他们之间交会的迟疑、困扰和痛苦。她来前,已经被闺蜜在电脑上狂轰滥炸一堆这个女生的照片,她甚至熟悉她每根眉毛的脉络。 她在十月田闲散地住了一个星期。男友数次欲言又止,她看着他,好像在观看一口热锅上的蚂蚁。狭路相逢,在小饭馆里,他们和那个女孩相遇。朗朗津津有味地撕着牛肉干,男友望了望隔壁桌的女孩,对朗朗说,分手吧。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5年恋爱长跑,说散也就是这么稀疏可怜的三个字。 夜晚,周朗朗还在那小饭馆,她喝得并不多,小口小口,一共就解决了1瓶半啤酒。她的头有点晕,迷糊间,眼前已经坐了一个陌生男人。她记得那双曾经很凶的注视过她的眼睛,无所畏惧地给他倒了杯酒。陌生人有点忧伤,他说你为什么不争取一下。 我争取,也未必留得住他。 朗朗狠狠地抿了一口酒。她终于知道陌生人是那个女生的男友,她理解,他看着她的时候分明看的是她的男友。 你别恨她(他)。 他们突然异口同声说出这一句。 懂得放下,何等自在。朗朗觉得陌生人很妙,很合她胃口。她请他喝酒,他献唱一首旧歌,引她笑出眼泪:耶利亚,神秘耶利亚,我一定要找到她。 一只黑白相间充满了矛盾的斑马。 回南城很久后,朗朗还时常在哼那首旧歌。那歌曾狠狠流行过一阵子。在她的17岁,她为歌词迷惑过:野驴呀,神秘野驴呀 她一度以为这是一首野生动物保护歌曲。住对楼的男孩学了谱在阳台上对她弹了一个夏天的《耶利亚女郎》,后来他消失了。等她到了25岁这样再也不相信海枯石烂那种古典爱情主义的年龄,她会频繁地惦记起那首歌,是因为她疲倦了。有时她也想起谢酉生。她和谢酉生各自轻松地放过背叛自己的前任,成全了那一对有共同志向的人。别人有别人的故事,而他们还需前行。 谢酉生打来问,要不要周末一起看场电影时,她迟疑了两秒,胡乱编起婉拒的理由:朋友的 妹妹结婚要帮忙。谢酉生笑说,不用勉强,不想去可以直接说不想去。挂了,朗朗有些莫名惆怅,这是第一个鼓励她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男人。在过去,她要拐弯抹角地表达自己的不情愿。她的世界已经太久没有人允许她直接说不。 南城太小,重逢是轻易的事。谢酉生其实就在她隔壁的办公楼上班。可是,跟前男友现任女友的前男友有什么瓜葛,这未免复杂了点吧?前男友现任女友的前男友 朗朗汗毛顿起。周朗朗有些哀怨,她的人生怎么那么拥挤那么单调?角色来来去去就那几个。 周朗朗在哀怨,而谢酉生在街角一间咖啡店观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不远的花坛边有老太太在摆水果摊,街道拥挤,昨天他在这里目睹不懂事的少年横冲直撞撞落了水果。当时没有人停留帮忙,除了一个过路的女孩,竟是周朗朗。他还记得她一步一弯腰捡起水果。周朗朗是个很奇怪的女孩,他见过她在公车站跟人发生争执。或善良宽容或锱铢必较,或温和厚道或暴躁狡诈。她真像一只黑白相间充满了矛盾的斑马。谢酉生想了想,笑了。 把她的心拧成一只麻花。 在南城这样小的城市,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熟知是很容易的事。朗朗的耳朵进进出出谢酉生的逸事。他16岁为暗恋的女孩亲手做的音乐盒至今还被很多人津津乐道,18岁的情敌至今还记得他的拳头,23岁为前任女友放弃出国的机会留在南城,最后还被甩了。谢酉生真是个不停做傻事的痴情人。闺蜜整理一堆八卦后发出感慨。 难听但直接点,他就是一花痴。 朗朗冷静地丢出一句刻薄泼灭闺蜜熊熊燃起的仰慕之火。 几天后,周朗朗公司所在的东陵C座却真的着了火。朗朗在烟火中惊慌失措,被一只大手按伏在地,谢酉生厉声道,不想死就趴低。他从隔壁楼赶过来加入救援队伍。他给她一条湿毛巾堵住嘴。另一只手紧紧拖住她往前匍匐前进。 在街道医院清洗擦伤后朗朗怔怔摊着右手,回忆起谢酉生的手。那手孔武有力,有种强大的男性荷尔蒙质感。她在烟火缭绕中被紧紧握着时,心脏被另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紧紧握着。她在想那种小命堪忧的情形下还有闲心留意激情不激情,一定是太寂寞了。 谢酉生送朗朗回家。她下车,打算离去时,谢酉生叫住她。他下车让她脱鞋,她莫名其妙照做。谢酉生蹲下来,拿出一张创可贴,温柔地包住朗朗自己都忽略的最后一道隐秘的伤口。朗朗的心突然痛起来。 回到家后,她一直望着脚上那双白布鞋渗出血迹的位置。感动和余悸同时绕着她的心盘旋而上,把她的心拧成一只麻花。谢酉生这种人,她没经历过。前男友不过是一杯普通的白开水。她把自己丢到沙发上,把所有问题都怪罪给这场火灾,都说灾难是爱情的催化剂!朗朗把鞋子甩得远远的对自己说,周朗朗,你清醒点,那么好怎么连你前任都拼不过! 周朗朗其实比谁都清楚,爱情对爱情,有时并不是两个男人女人条件的加减乘除。 完整的爱总比奢华的独角戏更温暖。 经过一场火灾后,朗朗习惯走消防通道。反正公司在4楼,顺便减肥。她抱着一摞资料吃力地爬下车准备去往消防通道,身后有人帮她把资料接过。谢酉生帮她把资料拿到四楼,她歪头看谢酉生,蹦出很久以来想问的那句话:你这么好的男人,她为什么不要?谢酉生却仿佛早料到做好准备那样,轻松把问题丢回给她:你这么好的女生,他又为什么不要? 两人相视,笑声回荡在消防通道里。谢酉生轻轻说,她长得很像我16岁暗恋过的一个女孩 即使这样,那个女孩还只是谢酉生16岁暗恋的替身。 那个女孩后来不知道那去了,因为找不到那个女孩,所以要更加倍地对她好。 谢酉生有些感慨。朗朗望着谢酉生,这是个长情的好男人,但长情得未免过于可怕。周朗朗是那种经过一场火灾就改走消防通道的人,她的人生习惯未雨绸缪,她是爱情里的胆小鬼。她的心砰砰乱跳得生疼,她根本没有把握能完全占据谢酉生的心。 一个男人对她再好,她也无法躺在另一个女人的影子上跟他恋爱。她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女生会舍弃这么好的谢酉生了。虽不很情愿,朗朗仍然承认前男友是很爱那个女孩的。再怎么捉襟见肘,完整的爱总比奢华的独角戏更温暖更实际些。朗朗慌乱地从谢酉生手中抱过资料仓惶转身。 每个人都有向往的彼岸。 周朗朗的突然成了空号,谢酉生守在消防通道等她。他从来没有这么等过一个女孩。他为别的女生做过很多傻事,谢酉生觉得为喜欢的人费一些心思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喜欢是一种质朴的品质,只是人们花哨了它。但是,他从来没有等一个女孩像等周朗朗这样耐心和愉悦。 他在去十月田的路上看见周朗朗时,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她,他只是觉得那个女孩的表情像一本摊开的书,她有一颗易读的心。在小酒馆,她的小暴躁和哀伤令他忍俊不已。轻易就原谅了女友的背叛当然可以是大胸襟,但宽容的近义是无谓。谢酉生感激他和周朗朗的前任,否则他怎么会遇见周朗朗?一个人不需要的爱可以是另一个人的最爱。世上每一段失败的感情有时可以化作舟,将人们最终渡到属于自己的彼岸。 谢酉生静静地坐在那里,想起那晚周朗朗嘲笑他糟糕的普通话把 耶利亚 唱成 野驴呀 。他笑了,他觉得找爱的过程还真就像寻找一只毫无规律在荒漠胡奔乱窜已久的野驴。 现在,他要耐心地等这匹野驴经过。:小加

洛阳家居装修网
中药常识
建材选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