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定格建盏之美 绽放青春之光——访青年建盏工艺师赵雄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0:30 编辑:笔名

秋日午后,阳光和暖,我们一行几人走进宋吉建盏研究所,正赶上赵雄与几个好友围坐在一起,品茗而谈,打发着这秋日些许慵懒的时光。赵雄手里拿的杯子与平常的青白瓷胚不同,个头较普通茶杯大些,颜色十分厚重,杯内则呈现各种变幻颜色的五彩花纹。这样的场景如今经常出现在建阳一些古董店和瓷器店里。他手持的这种样式古朴的茶杯是南北宋年间,产于福建建阳窑的茶盏,业界称之为建盏。“建阳已经有数百人热衷于收藏宋代建盏,用千年茶杯喝茶的风气日盛。”业界透露,建阳名窑断代已有七八百年,所剩宋代茶杯越来越少,且不论其今后的收藏价值,就其实用性特点来说,也令很多人着迷。

赵雄出生于1989年,是一位很具底蕴的八零后建盏工艺师,别看赵师傅年纪不大,但对于建盏的研究已如洞晓一切的老者,举手投足间尽是沉稳和从容,言谈举止间尽显平和与谦逊。

笔者与赵雄对面而坐,展开了这次访谈:

记者:一走进您的建盏工作室,会觉得如临宋代鼎盛的茶风之境,这应该得益于您手中的盛茶之器,能说一下您和建盏是怎样结缘的吗?

赵雄:我是受我姐夫刘忠华的影响,喜欢上建窑建盏的,他是建窑遗址村人,并且收藏研究建盏十几年了,他应该算是我的启蒙老师了,带我走进了建盏与建盏文化。

记者:您觉得建盏的什么特点最吸引您?

赵雄:建盏朴素大方,有着独特的结晶,而且有软化水质的特点,本身深邃的色彩,独到的韵味,都令我着迷,让我越看越喜欢。

记者:您从事建盏行业之前从事过其他行业吗?

赵雄:没有,一直是跟着姐夫刘忠华收藏老盏,但老盏完整器形的存世量极少,仅存的比较珍贵的、有研究价值的宋代建盏器形也流落到了日本,国内少有,令人很是遗憾和惋惜,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有着要把建窑烧制技艺发扬光大的想法,也算是自己的梦想吧。直到去年有缘结识了一位烧制建盏的老师傅,才让我这个梦想有了实现的机会和希望。

记者:到目前为止您收藏了多少老盏了呢?

赵雄:收藏的完整器形有几十件吧,标本及碎片比较多,说起收藏真的很不容易,这些老盏和碎片有的是自己在建窑遗址发现的,有的是高价买来的,还有少数是亲戚朋友送给我的。有时为了淘换一个有价值的小碎片,也会坐上一个多小时的车亲自到老乡家去找。

记者:标本及碎片对您自己烧制建盏会有一定的借鉴作用吗?

赵雄:这个当然,我都是根据建窑老盏的风格,以及我们本土最原始的、独有的原矿釉和建窑遗址的胎土来进行烧制的,烧制出的盏会有宋代建盏遗风,令我很是高兴。

记者:您最喜欢哪一类盏呢?

赵雄:我最喜欢油滴盏,特有的结晶,含铁量高,用来饮茶有养生功效,时常拿在手上把玩,越看越漂亮,越看越能体会到它独特的魅力。

记者:您最擅长烧制哪种盏呢?

赵雄:焕蓝油滴盏,清晰的油滴斑点,整体焕发幽幽的蓝光,同时它也是建窑中级别比较高的盏,虽不能说是擅长,不过我烧制出来的焕蓝油滴盏颜色和器形都比较正,有很多人慕名而来买我的焕蓝油滴盏。

记者:还记得您成功烧制出第一只建盏时是怎样的心情吗?

赵雄:记得当时看到第一只盏出窑的时候眼前一亮,就想拿到眼前好好看看它,但是刚出窑的盏很烫,就只好戴上手套把它捧出来放在手心里轻轻转动着看,心情真的十分激动。

记者:您表达的很形象。您觉得烧制出一个优秀的油滴盏,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

赵雄:我们这边独特的宽宥胎土自然不用说,其次最重要的就是掌控窑炉的温湿度,烧制建盏的温差极小,上下差一度烧出来的东西就天壤之别。所以一只建盏的品相如何还取决于还原火焰时的炉内氛围和炉内的含氧量,这个至关重要。

记者:您在烧制建盏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曾有过退缩的想法吗?

赵雄:困难自然是时常就有的,比较棘手的就是温度和还原火焰的控制,举个例子,假如设定好同样的温度、同样的还原方式,今天烧制出的建盏个个都觉得不错,但是由于天气和炉内气氛的变化,第二天以同样方法烧制出来的东西就有可能全军覆没,全窑报废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不过,我对建盏的热情是不会冷却的,我早已下定决心,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一定要坚持到底,实现完美建盏的复兴梦。

记者:您的工作室叫宋吉建盏,请问这个名字有什么出处吗?

赵熊:建窑兴于宋代,我们取名为“宋”时是想传承古老的文明及技艺,而建窑的遗址就在我们现在的水吉镇,宋代叫吉安府,彰显地方特色,所以取名宋吉建盏。

记者:烧制建盏每天都会跟泥巴和火打交道,比较辛苦,家人都支持您的建盏事业吗?

赵雄:起初他们是反对的,觉得又脏又辛苦,妈妈有一次看间我粗糙的手掌掉下了眼泪,但是我一再的坚持、乐此不疲的做着我的建盏事业,他们也看到了我烧制出来的优秀作品,慢慢的就理解了我的梦想,现在家人都很赞同和支持我,有几个表弟表妹还经常吵着要跟我学烧建盏呢。

记者:您平时烧制建盏作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哪里呢?

赵雄:主要来源于老盏,平时有空经常去遗址地掏一掏那里的泥土,看看老盏的碎片,通过破口的地方判断盏的薄厚和纹路,这些都给了我很多灵感。

记者:对自己的建盏作品是怎样的定位呢?

赵雄:定位不敢说,现代烧制的建盏从结晶和釉面来讲都有超越宋盏,但老盏特殊的韵味和魅力还是无法模仿和逾越的,建盏背后是丰富的文化底蕴和内涵,是我们永远也挖掘不尽的,所以还需要不断的努力探索。

记者:对于建盏的发展前景,您还有什么愿望或者憧憬吗?

赵雄: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发扬建盏文化的队伍中来,最近结识了建盏之家的几位年轻人,这是一个专门宣传和弘扬建盏文化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找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都对建盏有着一腔热忱,而且青年人思维活跃,他们有更多的、更新颖的渠道来宣传建盏,比方说众筹就是一个不错的方式,建盏众筹非常值得推广,我深信建盏的明天一定会向着更广阔的天地迈进。

在将要离开宋吉建盏研究所时,赵雄特意挑选了几款精美的油滴盏赠予我们,他告诉我们用建盏喝茶与用其它器皿喝茶的味道不同,建盏泡茶,不仅泡出了茶香,更泡出了缕缕的文化气息,回味不绝。

据了解,建盏是与茶相伴而生的。宋时无论是皇家,还是平民百姓都爱斗茶,当时的茶叶以煮为主,斗的是打茶沫打出来的泡沫色泽,茶色以白为上佳。当时的人们认为,黑色的茶碗更能明显地看清茶叶色泽,于是位于福建境内建阳窑盛产的黑瓷茶盏,成为当时皇家和民间通用的茶器。建阳所在地盛产的黑陶土,含铁量十分高,很适合炼制黑瓷茶碗。如今人们熟悉的紫砂壶等泡茶工具当时还未出现。受当时工艺限制,完美的成品率非常低,炼制过程的受热不均,也令建盏最终呈现的色泽各有乾坤。“可以说每个茶碗都是孤品。”

如果说,艺术品就是具有审美价值的人工技术制品,那么,我们在鉴赏建盏时,就应该关注两个基本问题,一是建盏究竟美在哪里;二是制作建盏的技术难度有多大。

由于建盏只是一个茶碗,器型小且简单,所以在器型方面的技术难度不大;建盏的主要特征是黑釉表面分布着多姿多彩的斑纹,这些斑纹是在窑火中天然形成的,为了这些具有审美价值的釉面斑纹,古今中外的陶艺家呕心沥血,试图寻找最合适的制瓷原料和探索最正确的烧成方法,经历数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但问世的优秀作品极少。因此,建盏艺术是土与火高难度结合的艺术,是纯粹的陶瓷艺术!

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好
小孩下半夜咳嗽是什么原因
小孩口舌生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