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阳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江蘇淮安一官員床頭柜里被查出200多發軍

发布时间:2019-11-09 00:58:46 编辑:笔名

江苏淮安一官员床头柜里被查出200多发军用子弹

检察官对国土所原所长的家进行突击搜查,虽然没有起获预期中的大量现金,却发现了花所长的特殊收藏品

床头柜里装着200多发子弹

2012年2月初,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接到群众举报,该区境内的钦工镇郎颜村大片农田被人为破坏,长期无人过问该院立即派反渎干警前往郎颜村查看

田土被挖牵出受贿案

现场情况让干警们大吃一惊:该村西滩一组几十亩农田被深挖了至少4米,形成一个巨大的 盆地 , 盆地 里庄稼稀疏枯黄,杂草丛生

据村民讲述,以前这块地和周围农田一样都是长庄稼的好地方从2006年开始,有窑厂到这里挖土,使田地长期抛荒近两年才恢复耕种,但因伤了地气,庄稼长势大不如前

几十亩农田被人深挖了4米取土,持续几年时间,如此明目张胆地破坏农田却无人制止显然,这里存在严重的渎职行为,淮安区检察院反渎局决定立即展开调查

查知非法取土的窑厂由胡某经营,反渎干警立即调查胡某的下落,发现胡某的工厂已经停业,胡某本人正因涉嫌其他刑事犯罪被羁押于淮安区看守所办案人员对胡某的提审十分顺利,急于争取立功的胡某不仅承认了自己违规取土的行为,还交代为逃避查处曾多次请钦工镇国土所工作人员吃饭、旅游,并分几次向时任国土所所长花某送上现金6.5万元

胡某正被关押,他的交代应该不会被受贿人花某察觉如何利用这一有利情况快速突破案件?反渎局开会研究,认为钦工镇窑厂很多,花某还曾收受其他人贿赂的可能性很大而在受贿数额巨大的情况下,腐败分子往往不敢把赃款存入银行,而是选择藏匿在家为此,办案人员决定对花某家进行突击搜查

发现200多发军用子弹

2012年2月17日,淮安区检察院反渎干警全体出动,直奔花某家

办案人员向花某出示了搜查证,依法展开搜查搜到卧室时,办案人员发现床头柜里还藏着一个保险柜打开保险柜,里面是个黑色布袋因为出乎意料的沉,那布袋刚被提起来时还差点掉到地上办案人员心里一惊:这么沉的袋子,又藏在保险柜里,难不成装的是金条?

布袋打开,又一个意外出现了:里面全是崭新的子弹!金黄色的子弹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有些包裹子弹的牛皮纸甚至尚未拆封经过清点,子弹一共269发,其中264发是制式军用56式步枪弹,5发是制式军用56式步枪空包弹

虽然没有发现预期中的大量现金,但仅凭这意外查获的200多发子弹,花某的行为已经涉嫌刑事犯罪当日,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私藏弹药罪对花某立案侦查证据确凿,花某无从狡辩,很快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

2003年底,胡某承包了郎颜村窑厂因缺少土源,胡某经常在该村零散取土钦工镇国土所巡查人员发现后,多次前去制止胡某和花某就这样认识了2004年10月的一天,胡某送给花某2万元现金此后,二人达成默契,该取土取土,该检查检查,互不干涉

假报告换来采矿许可证

按照有关规定,没有合法的采矿许可证,窑厂就没有合法身份,更无权在任何地方取土而胡某的窑厂从没办理过采矿许可证,一直处于非法运营状态胡某很不安心,多次要求花某想办法为自己办证

不耐烦胡某隔三差五就来 坐坐 ,花某决定帮他这个忙材料报到区国土局,很快就被退了回来理由很简单:材料里没有明确取土范围花某犯了难,他知道国土局是绝不会允许从农田取土的

最终,花某亲自操刀,炮制了一份《钦工镇废黄河沿线中低产田改造的论证报告》,用以说明为了更好地种植粮食,有必要对一些中低产田进行部分取土花某在报告上盖了国土所的公章,再次送到区国土局审查

胡某的采矿许可证终于办了下来美中不足的是,申报材料里虽然将郎颜村一组的土地作为取土范围,可批下来的采矿许可证规定的取土范围,却只是胡某的窑厂用来堆土的一块地方

也就是说,胡某的窑厂仍然没有合法的取土范围但胡某不管这些,反正有花某 罩着 大肆采土后自己的窑厂用不完,胡某还转手将土卖给其他窑厂,干起了贩土的生意

根据规定,采矿许可证每年都要年审年审通过的一个必要前提是:办证方上年度无非法用地、非法取土情况胡某的窑厂从未停止非法取土,却每年都能顺利通过审查

国土资源损失85万余元

2008年春节后,花某暗示胡某 意思 一下,胡某没有行动同年3月,上级国土部门接到花某的汇报,成立联合执法组,要对胡某的非法取土行为进行处罚为平息此事,尽量减少罚款,胡某赶紧来到花某家,送上1.5万元现金一个月后,花某退居二线

对家里的军用制式子弹,花某也坦白作了交代:自己年轻时在部队当兵,做过军械员,负责管理枪支弹药,退伍时为留作纪念,利用工作之便从武器库里偷出200余发子弹,一直藏在家,连家人也瞒着

检察机关依法查明:花某在任钦工镇国土所所长期间,不认真履行工作职责,对辖区内非法取土行为的监督检查流于形式,导致钦工镇郎颜村64.46亩农田被非法取土,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5万余元,其行为已涉嫌玩忽职守罪;花某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胡某等人现金、购物卡合计8.8万元,已涉嫌受贿罪;花某私藏军用步枪子弹,情节严重,已涉嫌私藏弹药罪

2012年8月28日,淮安区检察院以花某涉嫌玩忽职守罪、受贿罪、私藏弹药罪向法院提起公诉11月30日,淮安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花某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犯私藏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花某不服,提起上诉

今年4月26日,淮安市中级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怎样判断拉拉裤松紧